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月秋雪

*似乎百合文都是月字开头


我和吴雨涵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点身边所有的人都达成了共识,包括我们的父母。

过程很曲折,但结局是好的,那就是好的;唯独让我觉得不那么舒服的是于秋的不辞而别;就像安徒生童话中“二十层床垫子和二十床鸭绒被下面的一粒豌豆”,我被她这没头没脑的举动弄得一肚子火气,但也不知道对谁发,就作罢了。

吴雨涵不知道这事,事实上吴雨涵连于秋是谁都不认识,我从来不跟她提于秋,而且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好提的。我跟吴雨涵之间有说不尽的话,气氛从来没有冷到过需要我拎出儿时的玩伴供我俩取笑。

是啊,取笑。我时常是取笑于秋的,她真是蠢到了极点。

她不听我的劝,一定要学美术,于是高中最后一年结束后,我看她骤然老成了一个市井阿婆,即便是收到录取通知书,她笑起来也十分难看。

她本来就不好看,不懂打扮、不会打扮、不去打扮,反而一个劲儿的折腾自己,怎么不丑。

连走路姿态都是丑的——吴雨涵学过舞蹈,她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只骄傲的白天鹅,和她走路我得反其道而行之斜着走,不然再怎么抬头挺胸收腹都比不上吴雨涵好看,反而会被她衬得和于秋一样丑。

于秋是个外八字,很小就是了,我不止一次坐在花坛边上看她爹妈在后面喊“脚!”、“脚!”,然后她低下头,恼羞成怒地拐回脚走几步;也就是走几步,等她爹妈不喊了,她又外拐着脚,像个鸭子一样跑了。

这样想,真是好笑,和我前半生认识最久的人是一只鸭子,而即将和我度过后半生的人是一只天鹅。

我就是从地狱进入天堂的幸运儿。

和于秋在一起玩真的是地狱。

小时候还不觉得,那时候大家都不讲究,躺在泥潭里打滚都有趣,可渐渐长大了,谁要天天摸泥巴玩?

我第一对于秋动手就是因为泥巴。

那稀的、黄的,混着奇怪腥味的东西,她竟然当个宝贝似的捧到我面前,我看她我都觉得她同这土一样是一滩排泄物。

“来玩呀,连雪!我捏一个你好不好呀!”

脏死了!

后面我问吴雨涵小时候有没有玩过泥巴,于是我的小天鹅又伸长了她高傲的脖子:“你怎么玩这种东西?”

我讪讪地笑道:“小时候嘛。”

“我小时候碰这个,是会被打手掌心的。”

是,玩泥巴,活该是被打手掌心的。

于是我抬起手,冲于秋捧着的泥巴狠狠地拍了下去。

我们两个身上都溅上了泥渍,但更多的是她。

泥水横飞在我们之间,透过那些间隙,我欣赏起了她不可置信的眼神。

我们的没有开始的友谊,就从这里开始破裂了。

可我没想过于秋真的是一滩烂泥。烂泥你能打碎,但打碎了你又如何?烂泥不是玻璃,碎了就碎了,它碎了还可以黏在一起,像个瘟神一样,紧紧纠缠你的人生。

我不知道于秋喜不喜欢我,但是我知道我享受被人追着示好的感觉,我知道我喜欢摧残她的好意的感觉,我知道我喜欢破坏她在乎的东西时看到她难受的感觉。

于是,我还是渐渐离不开她了。

我甚至想打她——我想看她受伤,我想看她流血,我想看她哭嚎,我想看她跪下来求我或者离开我……

我没有是因为这种欲望在即将爆发的时候,我遇到了吴雨涵。

她太美了。

太美了。我面对她,甚至不敢呼吸……

我害怕我的呼吸会打扰她……

我不敢靠近她。我害怕我的存在会玷污她……

我想、但是我不敢了解她。我害怕我在了解她之后,彻底地意识到我配不上她……

我连朋友都不敢奢求。我在床上痛苦地失眠,那种苦涩却无一不被她的模样全部转化成了甜蜜。

她、她是毒品!

她会让人上瘾!

我的血液全部沸腾了。我想要她,我所有的欲望都在咆哮:我想要她!

……

第一个注意到我疯了的还是于秋。

她说她要给我画画,我坐在花坛边,头发已经比小时候短了很多。我没有拒绝她,但是也没有答应她。我就这样坐在花坛边,用短短的头发迎接太阳刺眼的光芒。

我在刺痛里享受这种眩晕,我所有的眩晕充斥的都是吴雨涵的模样。在梦境里她就是我的,我百分之百占有她,占有她的美,占有她的一切……那种幸福能稍微压低我的毒瘾。我眯了眯眼睛,良久,才从二十年后我们结婚了的想象里抽身出来。

我知道于秋站在我面前,所以我不聚焦于她,我怕她的丑陋会让我呕吐出来。

我还要在这种幸福里享受一会儿余韵。

我还要亲问吴雨涵的脸颊。

我要抚摸她漂亮的头发。

我要为她系好腰带。

一起挑选口红色号。

……

于秋站了半个小时,一动不动,抱着她的画板,像一滩干枯的泥巴。

太难看了。我摆摆手。

不起身离开的意思,就是让她画了。

她盯着我的眼睛,好像是在流泪。但我不在乎。

但是我不想知道她把我画成了什么模样,我走的时候也不管她画没画完。其实我这是在施舍她,我明白喜欢一个人、如果能拥有和那个相关的一点东西,是多么开心的事情。

可是我不知道于秋喜不喜欢我。

她就是纠缠我,追着我,给我她喜欢的东西,完全不考虑我需不需要。

我有时候甚至都想问她,你想干嘛,但是我面对于秋的眼神,往往什么都不想说。

她那是什么眼神?我不懂。即便我爱上了吴雨涵,我依旧不懂。

我和吴雨涵谈恋爱的时候,于秋终于不接近我了。

但她远远的目光更加刺人。

吴雨涵笑了笑:“你在看什么?”

我回过神:“没什么。”

吴雨涵说:“我们下午去游泳吧。”

我说:“都听你的安排。”

然后于秋就走了。

她走了。

我没有想过她会彻底地离开我,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无聊地辩证她到底喜不喜欢我,她今天又会怎样来纠缠我,可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离开我。

吴雨涵说:“有人给你送了东西。”

她毫不在意地笑道:“上面写着,‘你最珍贵’。”

我连心虚都不敢:“谁啊?”

吴雨涵把东西放到我面前:“于秋。”

她机械地念着这两个字,我才想起,我从来没跟她聊过于秋。

对啊,吴雨涵不认识于秋。她是美丽的天鹅,何必要认识一只鸭子。

我收下了包裹,但没有立即拆开。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是一幅画,是于秋画给我的,也是我们之间,唯一有一点关系的东西。

我一直没有拆它。

封存住,把我和于秋唯一的关系封存住,不要暴露在世间。

这样,唯一的关系也就不存在了。

“我可以拆开看看吗?”

吴雨涵拿起小刀。

我不会反对她。

“拆吧。”

我闭上了眼睛。

“画?”

果然是一幅画。

“这画……”

是于秋画的我。

“怎么画的是我?”

我猛地睁开眼睛。

“连雪,你看。”

吴雨涵对我展开那张素描纸。

画上,是吴雨涵跳舞的姿态。




评论(2)

热度(8)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