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小祖宗》1

《松声》番外片段,时间线到了松声第二十周年,也就是两人42岁的时候,章律师收养了吴老板基金会下的一名弃婴。《小祖宗》就是独立于主线之外的很普通的养(吵)崽(架)日常,失眠时写一点玩,全是人工糖,放心食用。


“你最好给我从头到尾解释一遍。”
吴岳坐在沙发上,带着怨气盯着章北海。
章北海倒是无辜:“我跟你解释什么?”
航航也劝道:“爸,你别生气,我爸不是故意要瞒你的。”
吴岳自然是不能跟孩子生气的:“章北海,我问你,你什么时候领的孩子,我怎么不知道?”
章北海老实交代:“年前。你没问。”
“这都十月份了!”吴岳恨不得掐死他,“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主动跟我说?”
“我跟你说这个干什么?”章北海的表情就更无辜了,“我领养吴航,跟你唯一的关系就是吴航的名字是你取的。”
那倒是,吴岳想得通,章北海领养孩子其实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管不着,只是火气来得猛烈,没那么容易消。
“我取的?”
“你成立基金会那年,收养的弃婴。”
吴岳仔细回想了一下,还是毫无印象。
“弃……”他顿了顿,又严肃了起来,“你当着孩子面说这个好么。”
“没关系的,爸,我都知道,”航航眨了眨眼睛,“现在我爸是我的法定监护人,我也是有户口的人了。”
法定监护人?户口?吴岳看着乖巧懂事的航航,脸都黑了。吴航还只是个五岁的孩子,理应再懂事、也不该懂这些的,怎么现在说话一股老章家的味道,“章北海,你都教了些什么……”
“没教什么,主要是用那本你没念完的《刑法》给航航识字。”
“……”吴岳跟章北海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好,最后一个问题——”

“爸爸,等会儿是有人来做客吗?”航航走到厨房边上,摸着小肚子,“今天吃饭好晚,好饿。”
“先喝汤吧。”章北海把汤放到餐桌上后,才继续说,“今天你爸会来,我们等他一会儿。”
航航就乖乖地做到椅子上,用他的勺子搅着汤。
“是你说的、给我取名字的那个爸爸吗?”
“嗯。”
“那我认识的呀,我们在育儿园的时候,都是喊他吴哥哥的,为什么我要喊他爸爸?一个人不是只有一个爸爸吗?”
先不管一个人有几个爸爸,吴岳让那群孩子喊他哥哥?这辈分乱都到哪里去了……章北海擦了擦手上的水,也坐了下来,说道:“一个人在血缘关系上的确只有一个爸爸,但是没有他成立基金会,也不会有现在的你,所以你叫一声爸爸也没错。当然,你要愿意继续叫他哥哥也可以,叫什么都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航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见汤已经被搅冷了,捧着碗慢慢喝着,喝了一半后,突然又问:“那我可以叫他妈妈吗?”
章北海愣了一下,脑海里难得不分析什么,而是浮现吴岳被一个没见过面的小孩喊“妈妈”的惊悚表情,蓦然就觉得很可乐,应该给儿子再加个鸡腿。

吴岳听完,咂了咂舌。航航小心翼翼地问:“爸,你不生气吧?”
吴岳是喜欢孩子的,当然不会因为这种事生气,他气只气章北海没早点告诉他。开玩笑,按章北海那套“你生父是你血缘上的父亲,吴老板(的钱)是养育你的父亲,我是你法定意义上的父亲”的道理来说,基金会名下收养的弃婴孤儿,可不都是他孩子。
“儿子,过来。”
航航就开心地蹦了过去,见吴岳张开胳膊,立刻扑到了他怀里。
吴岳揉了揉航航的脸,乐呵呵地说:“吃完饭跟爸回家,咱不跟他住。”
章北海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选择性过滤了吴岳的话:“那就吃饭吧。”


评论(1)

热度(9)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