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存洞《无意义的纪念日》

我妈不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我明天过生日…她还很诧异我不知道,不是,谁会天天想着生日这种东西啊,高中毕业以后我就连我多大都记不得了…生日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纪念意义啊…生我那天母亲倒是辛苦了…
我不觉得生日有什么纪念意义…反倒是觉得无论哪天其实都不需要纪念意义…写到这里我突然好奇,能不能有一种文明,从来不纪念什么?
也就没有所谓的英雄…甚至没有历史?过去的就是过去的,弃之如敝屣…用我们如今已被狭隘的思维发问的话,没有精神与信仰的文明,能够发展起来吗?
还是说纪念是发展的必需过程,当文明发展到一定高度(时空穿梭?这样真假难辨的人为的历史的记载恐怕也会失去意义?),不再需要获得这种社会性的精神支柱/信仰向导来满足人空缺的精神状态,更多的是自身对某种东西的认可感…这样的话,人的思想境界也一定不是我们目前能够完全肯定的,只能假设…去构建这样的世界吧
名为《无意义的纪念日》?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