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一篇玻海的学步车轮胎

(应该是半架空的设定 小片段 我就是这种吃安利包售后的人2333嗯…能直接发出来的车 都是不算车的车…好不好就那什么了,反正我不加tag辣眼睛总行吧2333)


十九的少年正是身体强壮,但肌肉又不至于发达到让人心有余悸的程度。老师审视着他,用手触摸着他微烫的皮肤。人体的触感很美妙,极富弹性,有包容一切的力量,又有反抗一切的趋势。这很矛盾,似乎不该同时存在。但矛盾是这个世界的主体,玻尔很清楚。于是他的手往上探寻着,直到扶住海森堡的下颔,然后轻轻用力,叫他在迷雾里抬起头,注视自己。
很明显,海森堡还未再温存里回过神来。
“怎么了……”
“不是什么大问题,”玻尔探过去,问他,“我听说你最近在练习长跑,甚至为此买了一个秒表。每天掐着时间在操场上或者别的建筑外围绕圈绕圈绕圈……有同学反映,维尔纳·海森堡终于忘了他的公式和模型,转而投身人类运动了。”
这个话题让海森堡有些害羞:“是的。他们嘲笑了我,并且我也希望我的体育成绩能跟上其他的课程。”
继而,他又认真地看着玻尔:“你觉得呢,尼尔斯?”
“我觉得这很好,”玻尔一边回味着海森堡口腔里千回百转的性感的那个“s”音,一边提议道,“你可以用长跑帮助你的肺更好的呼吸,等天气好一点,我们可以去滑雪。做好准备是明智的,你也不至于因为缺氧昏阙在山顶。如果它发生了,除了把你当雪球一样推下来省省力气,我也没有办法。”
“您真是谦虚,”海森堡笑道,“我坚信,这世上唯有尼尔斯·玻尔,是最不缺办法的人。”
“你又错了,”他的老师温柔地批评道,“你看,我拿面前这个总犯低级错误的学生就没有什么办法。”
玻尔就去吻他的酒窝,那深深浅浅的涡在海森堡笑时会浮现出数字“0”的模样。左右各有一个。加起来原本应该也等于0,但海森堡因为老师的动作而微微后缩时,眼底的笑意会让这单纯的数字0,变成了代表甜度的100%。
他真是个可爱的学生,“老师,书要倒了。”在这个时候仍估计着玻尔办公桌上的物品。
玻尔说:“你让它落下吧。引力于此,没有什么是不会尘埃落定的。”
但海森堡不肯落下,他非要在桌子上保持坐姿,用双臂支撑着身体,与他倾斜的身躯构成两个好看的三角形。玻尔则站在他的腿间。他没有什么漂亮的三角形,他的胳膊都驱使着双手在少年身上忙碌,那一来一回间,残留的轨迹画出了许多道波的模样。
玻尔握着学生的腰肢,那里因为锻炼也变得柔软而富有弹性了起来。在书倒下之前,海森堡的头发落下了。他背梳的随着动作搭到了额前,拦住他迷雾般的眼神,不让玻尔窥探真切。他看不清他的眼神后,就把视线挪到了其他的地方。
海森堡胸前有两粒不同于他滚烫的皮肤的颜色,它们突兀在玻尔的视线里,像那些测不准的粒子一般吸引着这名老师。
“尼尔斯……”海森堡又发出了那样的声音,把最后的“s”咬得千回百转,直到自己吞咽下去,而不肯将自己的情绪全部交由出来。玻尔其实希望自己的学生在某些方面能收敛、在某些方面能再坦诚一点。不要总因为同学的嘲笑就逼迫自己去学习与他主要课程无关的东西,这真的很浪费时间,即便他的这股不服气、坚持和严谨自律是非常迷人眼睛的可爱。


再写就要和谐了!

午安

评论(4)

热度(10)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