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59


59.寻见松声 12

北京场褚岩也去了,毕竟章北海早就把票送到了他手上,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过是一场演唱会,要是忙就不必来,票可以随意处置。
话都这么说了,他不去都不行。
东方喜出望外:“你这个会长当得,福利真好。”
褚岩倒有些为难了:“海哥太客气了,每次都送票……小绪,那我们买好的这两张票怎么办?”
东方眨了眨眼睛,不一会儿,说道:“抽奖呗。”
于是褚会长就开始抽奖了。
不仅是票,还有签名海报、签名CD、精装限量等等;参与抽奖的用户无需关注任何人,只需要带话题转发;每破两千增加一份礼物和一个名额,上限五人,破万追加大礼包,抽到不是歌迷的就直接打钱……最后弄得吴岳本人都羡慕起来了:“这张限量我自己都没有……这张精选我也没有!……不会吧,褚会长你哪里弄到北海那把电木吉他的?!”
“自然是我送的,”章北海在旁边听得好笑,“你可以叫小褚黑箱给你。”
“那怎么好,你都送了,”吴岳撇了撇嘴,心一定,也摁下了转发,“既然小岩这么大方,那我也跟着抽点东西好了……”
吴岳的参与就更大气了,除了各类礼物,还直接追加演唱会门票,跟着褚岩的转发量一起算,每破四千增加北京场和成都场各两张连座票,转发量越多越靠近内场,每破万追加一张北京场或者成都场的特殊门票,没有上限。唯一要求是,抽到票的人必须本人到场不得转让,如果确定不能去可以折合现金,到时候会开设特殊门票的检票通道,邀请特意来听演唱会的朋友们去后台聊聊天。
章北海看着水涨船高的转发量,在心里默默算了笔账,“吴岳,你这次可把小褚坑惨了。”
吴老板财大气粗毫不在乎:“礼物当然是我准备,我怎么会让小岩破这个费。”
褚岩忙完一天下班回来上个网,看到转发量也吓到了,赶紧联系他海哥问问怎么回事,结果他岳哥倒一电话打过来了,喜滋滋地感谢他。
褚岩觉得莫名其妙,热度高这是好事,褚岩也开心,这有什么好谢的?只是,成都场还未开票也就罢了,北京场的票早就卖完了,岳哥到底哪儿来那么多票可以追加?
吴岳打了个哈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于是褚岩揣着一颗扑腾扑腾的心,牵着老婆就去看演唱会了。
东方倒不觉得有什么格外特别的,而且淡定得超乎褚岩和吴岳的想象,鬼知道她怎么跟章北海关系那么好,见面了一个一口一个“海哥”,一个一口一个“东方”,跟失散多年的亲兄妹似的……好,就算这么喊很正常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
在后台休息的维德摸了摸下巴,用胳膊肘子撞了撞丁仪。
丁仪瞪他,他只管指了指前面的四个人,“谁?”
“好家伙,”大C其他三个人也凑上来了,分别压着丁仪的肩膀丁仪的脖子维德的胳膊,齐声感叹道,“粉头碰面分外眼红,这修罗场啊。”
维德不解:“「修罗场」是什么意思?”
丁仪嫌弃地把他的胳膊打开了:“没什么意思,那个女的是吴后援会的会长的夫人,不过她更喜欢章北海。”
维德稍微理解了一点:“会长不至于这么不绅士吧。”
“他当然不至于,但这四个人放在一起,就是很微妙。”罗辑津津有味地解释道,“你想啊,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喜欢自己并且自己还喜欢的人,同时这个喜欢自己并且自己还喜欢的人又是自己喜欢的人的喜欢的人,所以自己喜……”
“好,好,打住,罗,打住,”维德把罗辑从自己身上拎下了,甩给丁仪,“不要用中文说这么长的句子,我断不过来。”
丁仪白了他一眼,顺脚把罗辑踹给大史了,“用英文说你也未必会懂,你脑子里就没这根筋,维德。”

“接下来要出场的呢,是我的公主殿下,”吴岳换了一身精致的白色的西装礼服站在台上,而他的搭档章北海不知所踪;他有些腼腆地笑道,“她是我的粉丝,今天晚上,她也是我唯一的公主……她很美,等会儿站在她身边,我觉得我大概是恶龙而不是王子。”
在大家意味深长的笑声里,吴岳稍微后退一步,抬起右手,远远的,一束灯光落了下来。
光落在一架纯白的钢琴上,大屏幕上,大家能看到有一个穿着同样精致的黑西装的人正坐在那里,他的仪态像一只高贵的天鹅。他金色的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在自上而下如瀑布般的光影里泛着淡淡的微茫,像一名正接受神谕洗礼的使者,严肃且优雅。
“《童话三部曲》,词曲原唱,现在大概还在飞机上的云天明老师;所以我们今天只有编奏——让我们欢迎,来自美国的托马斯·维德老师带来钢琴独奏。”
吴岳话音落下,在观众的掌声里,维德抬手了。
他弹琴的姿态总是迷人魂魄的存在,要不是演唱会不能中途停止,吴岳都不太忍心打断大家欣赏维德的演奏。
但是节目就是节目,没办法,不可能只有伴奏没有人声,吴岳还是得抬起胳膊,指向他的正前方。
“但我即便是恶龙,也是一条想给她幸福的恶龙,哪怕只有今晚。”
又一束灯光慢慢落下,然后像绽放的玫瑰一样,在吴岳的誓言里扬开了花瓣。
一个穿着白色晚礼服的女生站“玫瑰”的中心,她微微低着头,也闭上了眼睛,只有耳根红红的,似乎是在害羞;但表情仍是生动的,带着无法掩饰的幸福的微笑。她的睫毛闪动的时候,似乎有晶莹的蝴蝶在飞舞,萦绕着玫瑰香甜的气息,叫每一个注视她的人,都在那一瞬间的恬静美好里忘了呼吸。
她真的是童话里的公主,带着天真纯洁而来,以一个浪漫的形式,绽放在每个人的梦中。
章北海站在她的面前,一手放在胸前,一手向公主伸去,然后带着敬意,冲公主微微鞠躬。
他也穿着黑色礼服,但手套是白色的,似乎是为了避免公主在把手放置在他的掌心之间,由他带领着朝吴岳走去的这段时间内,会有其他的颜色打扰公主。
他们走得很慢,甚至还会三进一退,带着舞蹈的拍子,每一步都应着维德悠扬的节奏。而在这段百米的距离中,两人随着步伐迈动,礼服上闪光的晶片也飘荡起来,在灯光的追逐里,发出了银河一般的微澜。
公主的裙摆也随着步伐稍稍扬起,像小船上的白帆,又像白帆上的白云,还像白云下的白花,正随着微风吹拂,灵动着曼妙的身姿。
章北海垂着目光,不看公主也不看王子,只专注脚下黑漆漆的路。他完美地履行了骑士的责任,安全地公主护送到王子前面,便消失在了台下。
为了这个节目,北京场还额外准备了一个升降机,好让台下的公主不用走绕远走楼梯,可以直接到台上来,也好让章北海直接在台下退场。
公主升上来以后,就该由王子行礼,一手放在胸前,一手向公主伸去,然后带着敬意,冲公主微微鞠躬。
吴岳用尽了最温柔的声音:“敬爱的公主殿下,您愿意与我共舞吗?”
公主把手放在王子的掌心里,微微一笑:“我愿意。”
舞台的灯光也随着舞会的开始渐渐散开了,漆黑退去,星河与云雾在两人脚下流淌,后方大屏幕也换成了萤火虫飞舞的森林。伴随着动听的音乐,王子和公主在仙境里翩翩起舞……
“这个主意谁出的?”
章北海回答道:“吴岳。”
“这小子够厉害啊,搞这么一出,女粉丝还不得疯了,”大史砸了咂嘴,“以前咋没听说过他会跳舞呢?”
章北海心里啪嚓一声,听到“跳舞”两个字都脚疼。
吴岳心血来潮他配合就是了,骑士也不是不能演,可没想到过犹不及他还配合到了“公主”身上。时间紧任务重,吴岳白天练歌晚上练舞也是没办法,他能理解……但练舞就练舞吧,吴岳非得踩着点下班就要回家练,家里要是有条大一点的狗都好一些,可无奈没有,难不成拖着被窝当人练?可不是只能抓着章北海练了。
章北海想他就是故意的,但是吴岳不承认,只说:“你既然认可了这个方案,就要负责到底,配合到底。”
“吴岳,我对练舞没有意见,但是……”章北海酝酿了好一会儿,才在吴岳威胁的目光里继续说道,“但是连我都会跳了,你还不进步,我怕到时候公主临场学都会比你跳得好。”
公主果然临场学都比吴岳跳得好!
那也不怪吴岳,这次公主是在持有特殊门票的粉丝里选出来的。先排除掉男粉丝,再排除掉实在是不愿意上台跳舞的女粉丝,可不就运气那么好剩下了一位既有胆子又有舞技的女粉丝。
章北海送票也是留了个心眼,就怕运气没那么好,公主实在没人,还有东方。但是东方活泼得很,知道两人的心思后,故意逗道:“不是我不喜欢岳哥,可是岳哥你也是知道我的……如果我演公主的话,我更希望王子殿下是海哥。”
吴岳想都不想,一秒钟就卖了章北海:“公主殿下,我就是您忠诚的骑士!”
“谢谢您,”东方嫣然一笑,然后往身边一靠,抱住了褚岩的胳膊,“可是我已经有王子殿下了……怎么办,两位决斗吗?”
在褚岩惊慌失措的羞赧里,章北海无奈笑道:“既然公主已经有王子了,那我还是演恶龙吧。”




tbc


“不不不,如果褚岩不介意,章北海你其实演他爹——也就是国王,都绰绰有余了。恶龙这么可爱的角色还是交给汪淼吧。”
“老丁?!”
“没办法,你看起来好欺负,嘿嘿。”
“那我觉得丁老师很适合演财……”
“罗辑……”
“才子!”


对不起我太放飞了…但是很好玩我就忍不住2333


评论

热度(6)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