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58

58.寻见松声 11

是否该暗自庆幸
你我还剩下曾经
只是缅怀着可惜
如果早看透 情深不寿
……

“新歌《昙花》,第一次公开演唱,送给每一位来参加寻见松声第一场上海首站的观众。谢谢你们的到来,但愿今晚,松声能成为你我记忆中一朵,最美丽的「昙花」。”
后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用昙花一现形容松声真的好吗,吴岳?”
“喂——”吴岳哭笑不得,抬起胳膊,把章北海迎了出来,“欢迎北海!……刚刚他虽然不在台上,但和声都是他唱的……什么,没有听出来?没有听出来这个就怪不了我了,我为了让章律师开口已然是煞费苦心,你们再提要求那演唱会恐怕就办不下去了。”
“吴老板,我们讲道理。”
“好,请讲!”
“倒数第二句是「昙花,是用我一生等待」,同时应你那句「用你一生等待」。”
“没错。”
“最后一句是「昙花,是祝你一人盛开」,同时应你那句「祝我一人盛开」。”
“对啊?”
章北海拖了半拍,似乎很无语,才说:“不是我不愿意,但你可以试着拿这几句去请丁老师和?”
一牵扯到丁老师,台下的老朋友们就明白了,轰然大笑。原来是章北海嫌太惨,所以不愿意开口。
“我才不想被他骂!”吴岳跳开了,又蹦哒两步,绕回来了,站到章北海身边,微笑着说,“跟大家开个小玩笑,刚刚那段是台本,所以,章北海唱和声是自愿的。他不唱也不行,歌是他写的,他要负责。”
章北海点点头。他当然要负责,所以封笔十年,吴岳一句话,他还是出山了。
“北海,你看啊,虽然丁老师写歌写得少,但人家好歹还给COSMOS写了一首歌……”
“好。”
“啊?”吴岳愣了愣,“「好」什么「好」?”
“你不是想我给松声写歌吗?”
“是……”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猜到了,吴岳有些难为情地挠着头发,“但是……”
“那就写吧,”章北海答应得很干脆,“只是要辛苦你排练了。”
“不辛苦不辛苦!”吴岳受宠若惊地摆着手,又担心道,“但是你都十年没写歌了……我原本只想随口一提,以为你会拒绝我的。”
章北海眉目淡淡,“即便你不提,我也会写的。”
自然要写,当然要写!他不仅要负责,而且有私心。原本给江星辰写歌就弄得他一肚子火气了,这几年拜年都看他那位表面真诚实则奸诈的远房堂哥不那么顺眼,再不做点什么把这团气彻底消化掉,影响家庭和谐就不好了。
“这首歌北海只花了一个小时就写出来了,我想他沉淀这份心情大概也沉淀了许久,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吴岳收了收气,继续说,“那接下来的一首歌呢,喜欢松声的朋友可能会觉得有一点陌生,当然,喜欢吴岳的朋友就更陌生了。这首歌我和北海基本只表演过一次,对吧?”
待章北海点点头,吴岳才往下介绍:“没有收录在任何松声或者吴岳的任何一张专辑里,今天我们把它翻出来,其实还挺怀念的。”
章北海慢条斯理地说:“我一直觉得木舟时期的吴岳的表演很有意思,正好处于懵懵懂懂的摸索期,有一种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的感觉。对于这首歌而言,他那时候十分稚嫩的处理方式和年轻自然的音色成了是锦上添花的存在,所以这次我才特意为他选了这首歌。难度不高,很适合开嗓,希望他能模仿一次自己,用以前的唱腔、现在的心情和处理技巧,从更细腻的角度重新诠释这首歌。”
“说这么多没用,以前你就变着法刁难我,许久不见我还以为你会好些,结果这毛病倒变本加厉了。”
“我这是相信你,”章北海坐到了台上准备好的座椅上,把吉他抱好了,正好吴岳在为他调整话筒,一切准备就绪后,两个人一起报了歌名,“《因为你是冬风》。”
吴岳果然用了十六年前的唱腔,连音色都细致调整了,褚岩在下面听着,百感交集。
第一首歌《昙花》的立意就让他心里挺不是滋味,他不觉得松声是昙花一现,没有哪一朵昙花能开五年,然后继续在人的记忆里、歌单里怒放。
便更不觉得,章北海是昙花盛开前所必须经历的等待,而吴岳是那朵告别等待后悠然盛开的昙花。他只觉得他们少年同游,本该是一体的,本就是一体的,不该有谁为谁铺路的说法;即便现在的确如歌词所写,“缅怀着可惜”,但不至于……

尝遗憾的痛 嘴角要上勾

不至于……

眉眼添十分感动 露完美笑容

不至于这首歌在演出的时候,连平常几乎不笑的章北海全程都带着微笑。
太假了。褚岩的喉咙在发痛,攒紧的拳头也在发痛。太假了。
“添”这个字,太假了,主观能动得让人触目惊心,叫褚岩看吴岳和章北海在台上的表情,都不太能分得清,他们真的是释怀了,还是在演戏,释怀给旁人看……
但其实章北海和吴岳两个人都觉得松声解散这件事没什么不能释怀的,正相反,他们是太能释怀了,永远抱有愧疚感,却不敢说,都自以为是自己的原因。
“当初要不是我非拉着他……”
“我应该和家里沟通好的。”

像昙花的梦 不奢求

所以分开以后,吴岳就不奢求松声能再重组了。
他甚至不奢求每年能多见几次章北海,或者干脆和他好好聊聊,把心事摊开解决干净。他不敢奢求这些;他总觉得两个人已经没关系了,所以自己无论好坏、消息都会打扰章北海;尤其感情,最好章北海永远不知道他曾经的搭档那么喜欢他,所以还是——和他保持距离吧。
而章北海正好也是个太自以为是的家伙,于是不奢求吴岳能理解他、原谅他;他只管觉得吴岳需要把过去都抛掉,坚定地向前走;既然自己和吴岳已经没有可以维持的关系了,恐怕自己无论好坏、消息都会打扰吴岳,所以还是——和他保持距离吧。
这样对他,大概才是最好的吧。

不奢求 再多一秒钟

就这样你不来我不往,甚至主动拒绝来往,所有的关系戛然而止,竟然还能有一天能同台演出,怎么可以不笑出来?做梦都要笑出来!
不怪褚岩想得太多,其实他也是对的,那个字放在歌里的确是带着假装释然的意思;但章北海是真的忍不住笑,吴岳也是。两个人只要眼神一接触,脑海里就会不约而同蹦出来两个字:完了。
连一秒钟也不想要,干脆就定格在这一刻吧。




tbc

评论

热度(8)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