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存图号@芦笋 吐黑泥号@吴培风

章吴《松声》57

无形插刀,最为致命,COSMOS果然是松声亲兄弟!



57.寻见松声 10

吴岳把门一打开,一群人七七八八倒在地上的情形着实吓了他一跳。
“你们干什么?”
面对老板的疑惑,员工们只能“哎哟哎哟”打起哈哈,从地上爬起来后七嘴八舌解释。
人一多,吴岳就听不清楚,念念叨叨,直到章北海都走出来了,气氛才陡然安静下来。
为首的小心翼翼问了:“老板,海哥,你们没、没事吧?”
吴岳更加觉得莫名其妙了:“我们有什么事?到是你们,怎么都摔在了这里?”
没事就好,众人松了口气,赶紧找借口溜了。李哥不在,他们招架不住章北海,万一真有事,恐怕十几个人还不如报警来的快。
也是多想,章北海感受到了众人带着戒备的眼神,无辜得很。他哪里会动吴岳一根手指头,倒是吴岳,打是亲骂是爱,一点都没给他落下。
说到底,这乱七八糟瞎写的通告,也是趁着吴岳最近风头正好、人狗仔营销号赚一波热度,谁真的关心吴岳的个人问题了?员工还真没说错,章北海就是恰好赶上这一趟了。
不过对狗仔赶尽杀绝也不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松声的演唱会近在咫尺,原本宣传力度还有限,现在这么一闹,好家伙大家都知道松声重组要办演唱会了,热度一下子就炒了起来。
所以李哥也没有特别严厉地去压风头,这真真假假的事情,过段时间大家就忘了,还是赚钱和名气重要,毕竟也没有人真的在乎吴岳喜欢谁。只不过一个男人喜欢另一个男人,还半夜约会……于是吴岳的私生活变成了是众人茶余饭后的闲聊本钱,讲出来不过是个笑话。
既然是笑话,无伤大雅,看个热闹罢!这事就被高高挂起,由人去吵闹了。
但白脸还是要唱的,吴岳直接把章北海的律师执业证书翻出来了,打码后发到了社交网路上,意思明确得很,你们再闹我就公事私用请章北海写诉讼状了。
既然吴岳已经亲自表示,那就说明他们之间的确是子虚乌有,吴岳的粉丝也更加放心了;雄赳赳气昂昂正打算讨伐营销号的时候,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所有人的重点都被突然跳出来的大C一行人带跑偏了。
罗辑转发了吴岳的微博:“好了知道章北海是你的专用律师了,这波恩爱秀得,我给满分。@丁仪 跟人家学学,看看人家是怎么追主唱的。”
丁仪转发了罗辑的微博:“学个屁,他有什么资格让我学他!吴岳本来就是我主唱,不用追!”
史强转发了丁仪的微博:“老丁其实你可以学学北海是怎么做到证件照比本人好看很多倍的。”
汪淼转发了史强的微博:“还真是这样……”
无形插刀,最为致命,现在全世界都知道证件照比本人好看很多倍的章北海是吴岳的专用律师了……两人相看茫然眼——仔细想想,好像也没毛病——无语凝噎。
章北海的私信箱理所当然地就再一次爆炸了,卡得他手机一黑三白差点回炉重造。
往常他都是直接删,但这次吴岳非要看;拗不过,他把手机给了吴岳,自己翻起了乐谱。
他其实不太希望吴岳看这些东西;吴岳的私信里夸他爱他的粉丝多于骂他的人这是肯定的,但章北海的私信箱一直充当着吴岳粉丝的垃圾箱的角色,长年累月被人挑剔着骂;他自己本人不看倒不觉得什么,只是吴岳看到,怕他多想。
果然脸色看着看着就变了,章北海在旁边微微叹了口气,无奈道:“没什么好看的,对吧?”
“但你还是给我看了,”吴岳仰起头,长长地吁了声,“北海,你是对的。”
章北海把手机收回来后,熟练地删掉了私信。
“不用管这些,删了就好。好了,继续排练。”

不过吴岳还是庆幸这个人是章北海而不是别的谁,也许换一个脾气稍微燥一点的,恐怕就永无宁日了。章北海体贴吴岳,所以自愿且主动地当了这个垃圾箱,用他的话来说,粉丝这个团体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纯度,那么那些负能量发泄到自己这里,总比发泄到别人那里,对吴岳的影响要低。
吴岳明白,于是感谢他;到现在想想,其实自己一直都依赖着他。
他们上大学的时候,自己就没有为自己拿下主意之后的事情操过心,再意外也总有章北海给他规划好。他现在觉得年轻的时候把章北海的付出看得太理所当然了,所以愧疚;但仍要承认,那时候他坐在章北海身边,看他为自己忙碌的心情是欣喜的。有一种可以依赖的心情总是欣喜的。
组合的时候,作品他就更不担心了,他被章北海、丁仪,还有林染的作品养刁了胃口。然而丁仪鲜少写歌,林染又是职业词曲人,不可能一直大数量地给吴岳作品;还好,还有章北海,章北海就在他旁边。老狐狸难得也会掏出真心,信誓旦旦地说:“我这一辈子只给你写歌。”
稍微有点可惜,还没有“压榨”完章北海的才华,他们就随着松声的解散而各奔西东了。
快乐的时光很短暂……好在忙碌的时间也过得很快,分开五年,两个人见的面屈指可数,鲜少能见面,也就不难熬。
其实按理说最容易走向终结的就是这没有交集的五年,但很奇妙,两个人的感情却像游戏存档,完整地保留在了那里,只等人再登陆身份,继续通关下去。
于是吴岳回过神,他坐在这里,章北海像十五年前一样,坐在他的左手边,便觉得真奇妙,竟在现实里有一种历经时光倒流的感觉。他侧过脸,能看到章北海的面庞正一点点变年轻;他的瞳色渐渐淡成棕色,他的头发也短而利索;他眼边眉间细微的皱纹不见了,他开口说话,声音带着十九年前,那种学生少年的朝气。
“怎么了?”
吴岳恍惚道:“学长……”
章北海笑了笑,他一放松眼角,细微的皱纹就会悄悄跑出来;再和年轻时候的面庞一叠加,吴岳便更能真切地意识到,原来人真的是会变的啊。
“原来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章北海带着玩笑的口吻问道,“你第一次就把我认成了大四的学长,我有那么老吗?”
吴岳不好意思地说:“没有,谁叫你那时候……”
人当然是会变的;人怎么不会变老呢?
“嗯?”章北海就等待下文。
“那时候……”吴岳绞尽脑汁地想。
对啊,那时候自己怎么会把章北海认成大四的学长呢?他坐在那里抱着吉他的认真样子,看起来根本就是个指导老师嘛!
吴岳一拍大腿:“成熟!”
也不知道这句话能骗过谁,章北海没接茬了,直接起身去拿新谱子。再等他回来的时候,吴岳又垂头丧气了起来。
章北海也没办法,吴岳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孩子气得很,情绪来得快去得快,讲不好上一秒晴空万里下一秒狂风闪电。
吴岳弓着背,两条胳膊垂在双腿间,有些沮丧地看着章北海手里的新谱,“北海,我不能什么事都让你去做。”
“这个吗?”章北海看了看这一沓纸,又不重,“我现在回来了,帮你分担一些事情是应该的。”
“我还是觉得不好。”
“没什么不好的,我觉得很好,你不用在这些事上分心,这样我也比较安心。”
“不是分不分心的问题……”吴岳嘟囔着,“我反思了一下我最近的状态,我觉得你说的对,我得慢慢来……你现在是回来了,但一个月后呢?你会在哪里?……北海,我不能习惯依赖你。”
“你依赖我了吗?”章北海坐回他身边,两只手撑在座位上,侧头面对着吴岳,“依赖是「依靠别人或事物而不能自立或自给」,但你既自立又自给,哪里算「依赖」我?你我之间,这点小事不过举手之劳,谈不上依赖的。”
“……”良久,吴岳叹了口气,“我说不过你。”
“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章北海把谱子给他后,手就空了出来,便顺便揉了揉吴岳生机全失的头发,把他恹恹无力的刘海拨开了,“不要想太多,听话。”
吴岳摇摇头,刘海又搭了下来,成了一道厚厚的帘子,遮着他的眼睛,“你这语气简直就是在哄小孩。”
章北海不动声色地说:“你在我眼里也算不得什么伟人。”
吴岳便置气起来,“我不伟大吗?”
“伟大。”
“你又在哄小孩了!”
章北海只管笑,“好了岳岳,你再不把和声部分标出来,我们今天不用练了。”
岳……吴岳老脸一红,把沮丧劲儿全部烫跑了,心里愤懑道,老狐狸肯定是故意的!

正式排练前,开嗓曲是一首大家都很熟悉的欢快的情歌,吴岳唱得摇头晃脑,带着现场的气氛也活泼了起来。

你在等待谁
是不是一颗悸动的心
是一种若即若离的情绪
我看见日子总得有些改变

他语调一转,把话筒送到李哥面前,李哥摆摆手笑着躲开了;他又送到小张面前,但小张惊喜之后刚准备开口好好表现一番,吴老板就把话筒收了回来,只留给自己员工一个得意的背影。

改变了谁能担保直到永远
永远的思念是否不会沉淀
沉淀的真心有谁能看见

后面本来是章北海的和声,但章北海现在真是死活不肯开口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吴岳走到他旁边,一胳膊搭在章北海肩上,故意害得章北海弹错了两个音。
章北海就有些吃惊地抬头去看吴岳。

那有何妨

吴岳抬了抬眉。

那又何妨

章北海摇摇头,低下脸无奈地笑了。



tbc



评论

热度(7)

©惊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