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之

我喜欢的章北海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他笔下的他,连同他曾做下的“恶”、以及心里的十字架,我都接受那是他(的一部分),所以,欺骗、伪装、杀人,我即便明知他做了这样的事,我仍喜欢他。

但刘慈欣老师没有写他出轨、没有写他出柜,你问我为何不能接受,难道出柜比杀人还要罪恶滔天吗?不是的,不是谁的罪孽更加深重的原因,而是因为,那不是刘慈欣老师写的章北海。

唯一真实的他是在刘慈欣老师的行文间的他,不存在你我谈话中与臆想里。

更不存在于你的抄袭言论里👌

山木不知道3

“我只觉得嫩嫩的B很美味”
“是吗”
“我这么说是不是好奇怪?”
“好奇怪?”
“我觉得我们在谈论黄色的时候,不能用这个代号”
“想什么呢!”
“但是相方是A的话,他会就地开课,还是D这种姜还是老的辣比较好,C不行,C会把B玩坏”
“把B玩坏……”
“嗯?”
“这怎么那么奇怪呢??”
“换个、换个……把嫩嫩的no玩坏”
“no?”
“就是无的意思”
“我还open呢!你看就字母而言,open还包含no呢!”
“明明是pe把no顶开了”
“吁!!”

对口相声,对口相声.jpg

评论